学者:春晚残存的歧视话语仍待消除

学者:春晚残存的歧视话语仍待消除

近年来,央视春晚中涉嫌歧视的节目不断递减。这是一种可喜的进步。不过,歧视话语的残余依然存在,并且于不经意间再度出现于羊年春晚的舞台,让吾等观众不吐不快。

在羊年春晚中,蔡明式毒舌再次引发了不少吐槽。尽管她已经节制自己的讽刺欲,但还是部分重蹈了调侃生理特征的覆辙。譬如,称潘长江为“大个子”,就摆脱不了身高歧视的嫌疑。

当然,如此说话绝不意味着完全否定她和整个小品。从总体上讲,《车站偶遇》的编剧、演员、导演都表现出了一定的自制力。或许,他们感到困惑的是:在平等精神日益普及的今天,讽刺艺术的底线何在?如果去掉了任何调侃性的话语,喜剧怎么维持其喜剧性?对于蔡明等以戏谑见长的演员来说,如何保持精神和技巧的平衡?显然,正是在这种不确定状态下,某种深藏于潜意识中的惯性又起了作用,歧视性话语又借演员的“毒舌”溜了出来。

小品属于喜剧艺术。喜剧离不开讽刺,但讽刺不等于歧视。早在两千多年前,古希腊大哲亚里士多德强调喜剧家不能歧视人的先天缺陷:“没有人去责怪一个天生丑陋的人,而责怪那些因不锻炼和不慎重而导致如此的人。对于伤残人也是这样,谁也不会去嘲笑一个生而盲目或因疾病、打击而失明的人,却都在责怪那些因酗酒和放荡而致盲的人。所以,凡是由我们自己而造成的身体上的恶,都要受到责备,而我们无能为力的就不受责备。”

只有那些和自由意志相关的东西才可以讽刺,而任何讽刺都不能伤害人的尊严。从这个角度看,“一颗黑心,两种准备”属于合乎情理的戏谑,但某些先天的生理特征则不应该被调侃。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就会更有效地清除歧视话语。

□王晓华(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)

(原标题:春晚残存的歧视话语仍待消除)

编辑:SN091


苏荣们败坏了卖官鬻爵名声

古代朝廷卖官鬻爵,与苏荣的卖官鬻爵,是不同的。古代朝廷出售官爵,是公开的,有规矩,官爵买卖不仅有公开的市场而且有相应的规范。所得的钱,是流入国库的。再说,那是家天下的年代,天下的一切,都属于皇家,官爵更属于皇家,皇家拿自己的东西销售,无可厚非嘛。


从今年让我们对反腐艺术脱敏

从今年的春晚始,我们不妨对所有关于反腐的艺术脱敏。无论是晚会,还是综艺,无论是相声,还是脱口秀和小品,无论是文学作品,还是影视作品,只要是能够客观真实的反映社会现实,就会因为能够让人反思、让社会进行变革而产生真正的正能量。


小升初招特长生要防功利择校

眼下,针对特长生招生,应该明确各校的特长招生标准,这些标准,应关注学生在小学的长期表现,而不是突击训练的结果。对于特长生招生标准的制定,应该建立专门的招生委员会,由专家和学校老师共同制定招生标准,而不应该只由教育行政部门,按照自身的设想推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