贪官:害怕贫穷卑微让我走上了不归路

贪官:害怕贫穷卑微让我走上了不归路

●涉案罪名:受贿罪

●判决结果:2015年4月,法院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2015年11月,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:驳回谢兴长上诉,维持一审判决。

●犯罪事实:2003年至2014年,谢兴长利用职务便利,为滨城公司等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,多次收受或索取贿赂,合计人民币1300.2万元、美元1万元及欧元3000元。

我出身贫寒,八岁丧父,由母亲抚养长大,自卑感和自尊心都很强。这些经历促使我积极向上,不怕苦不怕累,事业心、上进心强。但另一方面,自卑的经历,从小对贫穷、卑微的恐惧,产生了对金钱、地位超乎寻常的渴望,这是我滑向犯罪道路的主观根源。

作为一名业务型干部,我对政治思想学习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的改造,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多凭自己主观臆想,是非观念、法治意识很淡薄,头脑中缺乏“做官不发财、发财不做官”这样的“定海神针”。在一些“可拿可不拿”的问题上,闸门把控不牢,如明显超过礼尚往来的礼金礼卡,利用权力影响直接或间接收受钱财,这些违法违纪行为,却任由欲望之念而为。

我被朋友的感情麻痹神智,殊不知,所谓的这些朋友,之所以看中我,不是看中我这个人,而是看中我手中的权力。他们千方百计、变换花样、投我所好,而我却以为是朋友间的爱,是朋友感情。周某、章某都是围在我身边最要好的朋友,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慢慢地麻木了。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随着退休的临近,我觉得权力将渐渐离自己远去,事业心逐渐消退,个人欲望逐渐占据上风,总想在退休前安排好退休后的舒适生活。心理上这一转变,打开了贪欲的大门,总是一山望着那山高,不光想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,还想把子女的生活安排好。实际上,我和妻子都是公务员,也只有一个女儿,只要安分守己,完全可以过上安康幸福的晚年,退休后,一天又能用得了多少钱?我却被“贪污之念”蒙蔽了心智。

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现在想来,无论手段多么高明,手法多么隐蔽,最后总归都会留下痕迹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我所做的事情,自以为安全、隐蔽,但一查,就一目了然。

这么多天思来想去,除了一个悔字还是一个悔字,我咎由自取,怨不得客观环境,也怨不得其他人。现在,对我所犯的罪行,我深深悔过,并决心努力改造,重新做人,做一个遵纪守法、有益于社会的人。


谁会是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?

由于秘书长法定权力有限,职责又很重大,因此要发挥作用,很多时候靠的是这一人选的个人魅力和外交手腕,对个人素质和能力要求很高。但在现实层面,多方协调和幕后交易产生的人选,又注定是一个政治正确大过能力、稳妥但相对平庸的人。


导弹专家被派养猪的苦中作乐

毫无疑义,“导弹专家被派去喂猪”对梁思礼本人是大事,对整个社会来说,也是一件大事。梁思礼先生面对不公和胡闹,能够专心致志地“找乐子”,遇事总往好的方面去想,因此,他这样的“门外汉”也能把猪养得肥头大耳。


给科学工作者的四条黄金建议

著名物理学家、诺奖得主史蒂文·温伯格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大会上为毕业生所做的演讲,为即将步入研究领域的大学毕业生们给出了自己的四条建议。他说,科学家所做的是令人骄傲的工作,是促使人类走向文明的一项工作


台湾青年比诈骗犯更让人心痛

这几日,中央4套的新闻花了很长时间直播台湾诈骗嫌疑人的新闻,引起舆论关注。多年以来,台湾的媒体不分蓝绿疯狂丑化大陆,而我们的媒体出于种种考虑,大多数时候只播台湾好的一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